迷信大牌玩砸了埃弗顿要保级只能靠运气了

毫无悬念地输掉默西塞德德比,战术层面毫无亮点可言,只有所谓的“血性”和盘外招能够拿来说事……两周前对阵曼联的胜利更像是回光返照,埃弗顿在保级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魔鬼赛程带来的压力和恐慌感持续发酵,兰帕德除了继续给球员们打鸡血,或许只有祈祷保级对手比自己更加拉胯。

两个月内输掉8场联赛,12轮比赛只拿到10分,最佳阵型架构和战术打法迟迟无法出炉,深受伤病潮和球场纪律问题的困扰而难以自拔……响应舆论号召聘用兰帕德取代贝尼特斯,埃弗顿高层的救火之举曾赢得了死忠们的支持,但现在看来更像是一记乌龙助攻。

当年带领深陷转会禁令的切尔西夺得欧冠资格,兰帕德在宏观战术建设和拔擢青训精英方面的表现赢得了业内认可。在赛季中期难以寻找高水平教头接盘的情况下,埃弗顿看重了兰帕德的业务能力和“领袖气质”,希望能够利用他的威望和经验整合一盘散沙般的更衣室,帮助有实力但打不出身价的球员找到感觉,带领球队回到熟悉的位置上。

米纳和勒温缺阵时间很长,安德烈-戈麦斯赛季报销,只有里沙利松能够保证出勤率,安切洛蒂留下的核心框架解体,兰帕德巧妇难为。

就像当年聘请罗伯特-马丁内斯、科曼、马尔科-席尔瓦和安切洛蒂时一样,就在埃弗顿准备大展宏图的时候,现实却给了他们沉重一击。尚未来得及厘清贝尼特斯留下的战术乱局,兰帕德就不得不一边应付异常汹涌的伤病潮,一边面对包括巨额亏损后的罚分以及主要赞助商遭遇制裁等非竞技因素的干扰。

自上任以来的11场比赛,兰帕德尝试了包括433、442、4231和三中卫体系在内的多种阵型,使用超过20名球员打首发。汤森和安德烈-戈麦斯赛季报销,勒温、汤姆-戴维斯和范德贝克的复出遥遥无期,米纳、杜库雷、戈弗雷和科尔曼等人的出场时间支离破碎……眼前的轮换阵容面目全非,兰帕德无奈地沦为了补锅匠,眼看着球队被各路对手教做人。

2022年4月9日,埃弗顿依靠戈登的进球击败曼联,这场胜利看起来更像是一次回光返照。

俱乐部风雨飘摇,埃弗顿球员的心态受到了影响,场上的表现几近失控。惨败热刺一役,迈克尔-基恩打入乌龙球,随后对阵狼队、纽卡斯尔和西汉姆联,埃弗顿连续有球员吃到红牌,阿兰和迈克尔-基恩的缺阵直接导致球队输掉了对阵伯恩利的保级六分战。若非状态糟糕的曼联上门送3分,太妃糖将士的信心或许已经被彻底摧毁。

在过去几年,埃弗顿引入了大量豪门弃将、小球会“球王”和没有五大联赛经验的二流球员,战术兼容性很差。

在英超阶层逐渐固化的过程中,以Big6为代表的头部球队把持欧战资格,联盟大秤分金银的运营策略让中下游球队看到了进阶希望,夹在中间的中产球会承受着巨大压力。依托强大且高效的引援操作,莱斯特在拉涅利的带领下铸就辉煌;大胆启用实力派少帅和本地精英,热刺在波切蒂诺任内夺得“双亚”;依托伦敦碗扩大影响力,凭借长线战略步步为营,西汉姆已经连续两个赛季进抵欧战区,这些都让埃弗顿感到如芒在背。

建队历史超过140年,期间夺得过1次欧洲优胜者杯、9次联赛冠军和5次足总杯冠军,辉煌的历史成就了埃弗顿的荣耀,也成为了他们的包袱。莫西里时代的埃弗顿在建队方面屡有大手笔操作,近6个赛季4.5亿英镑的投入在联盟中名列前茅,却只获得了一个第七名(2016/17赛季)。就像后弗格森时代的曼联一样,埃弗顿也在传统的英式Manager架构解体后堕入了下行区间,迷信名帅和“球星”的建队策略让他们逐渐沦为全欧笑柄。

莫耶斯离任之后,埃弗顿已经历了多位主帅,他们大致可以分为两类,即来到梦剧场之前便已在五大联赛证明了自己的科曼、安切洛蒂和贝尼特斯,彼时在业界声名鹊起的“潮牌”少帅罗伯托-马丁内斯和马尔科-席尔瓦。或是因为对破落老字号没有归属感,主动创新来参与竞争的意愿不足,或许是因为业务功底不够扎实,难以处理大量新援涌入带来的战术兼容性问题,上述诸君的古迪逊之旅大多惨淡收官。

2020/21赛季前期,安切洛蒂一度带领埃弗顿登上积分榜榜首,首回合默西塞德德比战平利物浦,这或许是埃弗顿在后莫耶斯时代的巅峰时刻。

两个赛季之前,安切洛蒂的到来曾给了埃弗顿“复兴”的错觉。2020夏窗,安切洛蒂依靠自己的威望吸引哈梅斯-罗德里格斯、杜库雷和阿兰落户默西塞德,率领球队在开局阶段一度抢占联赛榜首,在德比大战中与克洛普的球队杀得有来有回。不过,由于以J罗为核心的进攻体系过于耗能,埃弗顿逐渐从榜首滑落至中游。安切洛蒂的战术能力毋庸置疑,他的问题是不乐意进行轮换,对于中场建设过于执着而忽视锋线和防线,被疫情压缩后的赛程放大了这些短板。

在罗纳德-科曼执教期间,埃弗顿曾邀请莱斯特奇迹的缔造者斯蒂夫-沃尔什负责引援,展现出了与潮流接轨的意愿。相继引进了阿什利-威廉姆斯、盖耶、施奈德林、勒温和卢克曼之后,沃尔什关于引进(彼时效力于赫尔城)马奎尔和罗伯逊的提议被高层否决,这成为了宾主矛盾的导火线赛季结束后,沃尔什选择离职,埃弗顿再次陷入迷恋豪门弃将的低效引援模式。

2021夏窗,安切洛蒂接受皇马邀约,贝尼特斯成为继任者。经历了6战4胜1平1负的开局之后,埃弗顿开启了极速下行模式,最终在两个月不胜之后加入了保级大军。

主帅贝尼特斯和体育总监马塞尔-布兰兹同时离职,埃弗顿无视过去趟过的雷,在过去的冬窗再次为那些名大于实的球员挥舞支票簿——阿里、范德贝克和帕特森等人完全没有发挥出作用,只有麦科连科勉强可用。

竞技成绩与引援投入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名帅和球星带来了无尽的混乱,埃弗顿似乎正在重蹈当年利兹联和布莱克本的悲剧。从击败曼联,到战平莱斯特,再到大战利物浦,兰帕德勉力维持着局面,在此期间发挥关键作用的依然是德尔夫、阿兰、迈克尔-基恩等“老将”。更为糟糕的是,埃弗顿的保级对手伯恩利在换帅后状态大勇,兰帕德的弟子们已被逼入绝境,五月份与三支下半区球队的交手战绩将直接决定保级大业的成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